不洁霜叶

[七夕博晴]博雅你可别忘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此为七夕博晴文]
[豹化博雅×狐化晴明]
[微八百比丘尼×神乐]
[重发文参加活动]
[有糖没刀]
[想玩这个梗已经很久了]
[茨手手灯腿腿求热度]
[虽然知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不是用在这里的但也找不出什么其他词将就一下吧]

“晴明……好吵啊……你们在干什么……”
还睡得迷糊的博雅理了理额前挑染的赤发,睡眼惺忪地推开和室的门。
“啊,博雅大人早……”这边庭院里的桃花妖乖乖地和樱花妖坐在庭院里向博雅道早安,然而最后的“安”字还没出口,刚刚还和神乐逗着猫的晴明一下子“唰”了过来,以神一般的走位严严实实地用扇子与本人挡住了博雅,速度绝对和姑姑的一“飒”快的多。
……?
众式神楞了一下,博雅还在怀疑是不是哪个质疑“蹲墙角基础术式加诛邪箭起步最高神龛返魂”这一规定的式神昨晚在自己房里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并且大肆宣扬了出去。
“博雅。看看你自己。”晴明的声音传了过来,“注意仪容。”
博雅这时才想起来昨晚的惨烈战况以及自己的上衣光荣沦陷(别问我怎么沦陷的)的事实。
大概晴明的内心又是疯狂吃醋并且念叨着什么“我的博雅只能我看”吧。
博雅想着,去卧室里顺出一件外衣套上,再度走出和室。
然而众式神依旧楞了一下,眼神里带着怀疑与诧异。
果然是哪个质疑“蹲墙角基础术式加诛邪箭起步最高神龛返魂”这一规定的式神昨晚在自己房里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并且大肆宣扬了出去吧。
直性子的博雅开始默默考虑神龛返魂掉一堆假崽子可以换来的新崽子的数量。
“博雅大人,请摸摸您的头顶。”
就在气氛降到零度几个怕冷的式神讨论着要不要拿件棉衣来穿的时候,雪女开口了。
因为雪女感觉不到温度啊。
博雅下意识地一摸头顶——居然摸到了一坨软绵绵的东西……
“博雅大人,这是豹耳。”雪女用冰雪凝出一面冰镜,“您和晴明大人这是……”
博雅回头快速扫视晴明全身上下一遍——纯白的狐耳和身后的狐尾巴,这算是狐化了吗……
这边无奈豹化博雅表示:
话说我天天不好好穿衣服,这堆崽子不是早就熟视无睹了吗干嘛看我?!
不就多了耳朵和尾巴吗没见过豹子就直说我把我的御灵拉出来给你们亲亲抱抱举高高好不好?!
这群假崽子……
八成又在脑补我和晴明玩什么奇怪的情侣Play吧……
返魂才是王道!
以上。
这边晴明以“谁不去乖乖打御魂觉醒跑来蹲墙角就把谁喂狗粮”这一条件派遣走了全部式神,顺便忽悠走了神乐。
“呐,博雅,我们变成这样的原因,想知道吗?”晴明望着空荡荡的庭院,开口问道。“想知道。”博雅回答,“果然是哪个式神搞得鬼吧?”
“不,这你就要问一下八百比丘尼了。”晴明摇头,“还记得我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吗?”
“欸?!原来做那种事情会……”博雅一惊,“那……我以后会收敛一点的吧……”
“不。不是这个。做那个之前我们在干什么你还记得吗?”晴明继续摇头否认。
“那……喝酒赏月。”博雅回想了一下,“酒里还有股怪味……”
“八百比丘尼小姐,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酒里有股怪味吗?”
晴明拉开纸门,“请在一分钟内向博雅解释清楚,信息量太大以他智商他处理不来。”
“昨天我拿了你们的酒杯当临时实验器皿做实验。”八百比丘尼回答道,“忘记洗干净了。”
哈?!
“不过没关系,这个药的药效在36小时以内就会消失,不用担心。”
“管好你家神乐好吗不要净捣鼓我和博雅的生活用品谢谢。”晴明叹了口气,“那么副作用呢。”
“如果掺和酒精的话,会使使用者立即……”
八百比丘尼深吸一口气,“真的要听吗,晴明大人。”
“嗯。”



“这个药会使喝下它的人立即进入发情期。”
八百比丘尼淡然说道。
……
……
……?!
发情期?!



以后就把酒杯锁起来吧……
话说博雅的副作用也发作地太快了一点?!



博雅用双手扣住晴明的手腕,压覆上去,轻轻啃咬着晴明白色的狐耳耳廓。
晴明瞬间炸毛,可以看见绯红从狐耳耳尖飞快地往下蔓延。



接着博雅给了晴明一个深吻:
“呐,晴明,我问你,上狐判几年。你可别再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了哦。”
“那博雅你也不要和我讲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了哟。”
“如果是晴明,判我每辈子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就算是不能再转世成人,我也心甘情愿。”

来混个名额,不求热度不求推荐……可以的话再看一遍我不介意!

「七夕博晴」博雅你可别忘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此为七夕博晴文]
[豹化博雅×狐化晴明]
[微八百比丘尼×神乐]
[没网的悲催提前发文求原谅]
[有糖没刀]
[想玩这个梗已经很久了]
[茨手手灯腿腿求热度]
[虽然知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不是用在这里的但也找不出什么其他词将就一下吧]

“晴明……好吵啊……你们在干什么……”
还睡得迷糊的博雅理了理额前挑染的赤发,睡眼惺忪地推开和室的门。
“啊,博雅大人早……”这边庭院里的桃花妖乖乖地和樱花妖坐在庭院里向博雅道早安,然而最后的“安”字还没出口,刚刚还和神乐逗着猫的晴明一下子“唰”了过来,以神一般的走位严严实实地用扇子与本人挡住了博雅,速度绝对和姑姑的一“飒”快的多。
……?
众式神楞了一下,博雅还在怀疑是不是哪个质疑“蹲墙角基础术式加诛邪箭起步最高神龛返魂”这一规定的式神昨晚在自己房里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并且大肆宣扬了出去。
“博雅。看看你自己。”晴明的声音传了过来,“注意仪容。”
博雅这时才想起来昨晚的惨烈战况以及自己的上衣光荣沦陷(别问我怎么沦陷的)的事实。
大概晴明的内心又是疯狂吃醋并且念叨着什么“我的博雅只能我看”吧。
博雅想着,去卧室里顺出一件外衣套上,再度走出和室。
然而众式神依旧楞了一下,眼神里带着怀疑与诧异。
果然是哪个质疑“蹲墙角基础术式加诛邪箭起步最高神龛返魂”这一规定的式神昨晚在自己房里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并且大肆宣扬了出去吧。
直性子的博雅开始默默考虑神龛返魂掉一堆假崽子可以换来的新崽子的数量。
“博雅大人,请摸摸您的头顶。”
就在气氛降到零度几个怕冷的式神讨论着要不要拿件棉衣来穿的时候,雪女开口了。
因为雪女感觉不到温度啊。
博雅下意识地一摸头顶——居然摸到了一坨软绵绵的东西……
“博雅大人,这是豹耳。”雪女用冰雪凝出一面冰镜,“您和晴明大人这是……”
博雅回头快速扫视晴明全身上下一遍——纯白的狐耳和身后的狐尾巴,这算是狐化了吗……
这边无奈豹化博雅表示:
话说我天天不好好穿衣服,这堆崽子不是早就熟视无睹了吗干嘛看我?!
不就多了耳朵和尾巴吗没见过豹子就直说我把我的御灵拉出来给你们亲亲抱抱举高高好不好?!
这群假崽子……
八成又在脑补我和晴明玩什么奇怪的情侣Play吧……
返魂才是王道!
以上。
这边晴明以“谁不去乖乖打御魂觉醒跑来蹲墙角就把谁喂狗粮”这一条件派遣走了全部式神,顺便忽悠走了神乐。
“呐,博雅,我们变成这样的原因,想知道吗?”晴明望着空荡荡的庭院,开口问道。“想知道。”博雅回答,“果然是哪个式神搞得鬼吧?”
“不,这你就要问一下八百比丘尼了。”晴明摇头,“还记得我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吗?”
“欸?!原来做那种事情会……”博雅一惊,“那……我以后会收敛一点的吧……”
“不。不是这个。做那个之前我们在干什么你还记得吗?”晴明继续摇头否认。
“那……喝酒赏月。”博雅回想了一下,“酒里还有股怪味……”
“八百比丘尼小姐,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酒里有股怪味吗?”
晴明拉开纸门,“请在一分钟内向博雅解释清楚,信息量太大以他智商他处理不来。”
“昨天我拿了你们的酒杯当临时实验器皿做实验。”八百比丘尼回答道,“忘记洗干净了。”
哈?!
“不过没关系,这个药的药效在36小时以内就会消失,不用担心。”
“管好你家神乐好吗不要净捣鼓我和博雅的生活用品谢谢。”晴明叹了口气,“那么副作用呢。”
“如果掺和酒精的话,会使使用者立即……”
八百比丘尼深吸一口气,“真的要听吗,晴明大人。”
“嗯。”
“这个药会使喝下它的人立即进入发情期。”
八百比丘尼淡然说道。
……
……
……?!
发情期?!
以后就把酒杯锁起来吧……
话说博雅的副作用也发作地太快了一点?!

博雅用双手扣住晴明的手腕,压覆上去,轻轻啃咬着晴明白色的狐耳耳廓。
晴明瞬间炸毛,可以看见绯红从狐耳耳尖飞快地往下蔓延。

接着博雅给了晴明一个深吻:
“呐,晴明,我问你,上狐判几年。你可别再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了哦。”
“那博雅你也不要和我讲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了哟。”
“如果是晴明,判我每辈子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就算是不能再转世成人,我也心甘情愿。”

因为活动期间家里没网……所以提前发文……放弃参赛……只要糖好吃就好(。’▽’。)♡

「阴阳师」可能会得糖尿病的日常

[如题所示,本文甜向]
[有得糖尿病的可能慎点]
[内含各CP不逆不拆]
[丈母娘&狐化梗]
[欧欧西注意]
最近的晴明很奇怪。博雅可以完全感觉出来晴明因为晚归睡眠不足而出现的黑眼圈有了赶超黑晴明的清奇眼影的趋势。
不仅如此,博雅向晴明提出的赏月邀请也被一一回绝了。
……
晴明他莫不是在外面有了新欢。
这一言论作为继晴明阿爸向寮里宣称和博雅成婚以后的爆炸性新闻在寮里传开了。
“阿爸莫非想要毁了和博雅阿妈的婚约和黑晴明私奔吧……”山兔猜测道,虽然完全无视了博雅数百遍强调的婚后要叫晴明阿妈的要求以及雪女想要一记暴风雪甩过来的眼神。
“晴明大人才不是这样的人!红叶相信晴明大人!”鬼女·晴明大人迷妹·红叶急匆匆地声明道。“那我今天和阿刀去蹲墙角,正好是听故事的时候呢。”青行灯手执吸魂灯已经拉着妖刀姬走远了。“我和小白就在房间里待着,既然和亲爱的弟弟没有关系,谁吵到我亲爱的弟弟我一镰刀弄(neng)死谁。”鬼使黑淡定地释放杀气,顺便替鬼使白拿过招魂幡,“弟弟拿这个太重了。” “鬼使黑你堕落了。”大天狗摇着蓝色的扇子慢悠悠地说道。“要不是阿妈非没抽出妖狐,你那所谓的大义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你闭嘴。烦。”
在这一言论在寮里传播地越来越大的时候,博雅想,该好好问问晴明了。
“呐,晴明,今天是满月哦,一起赏月喝酒吧。”
博雅这般邀请着。
晴明这次答应了,两人举杯共饮。
正在晴明与博雅双双喝的微醺的时候,突然晴明站了起来放下酒杯。
“啊,该出发了呢。” “出发?晴明你要去哪里?”
都说酒后吐真言,趁机问一问晴明好了。耿直的博雅这样想到。
“去……去后山啊……”晴明带上折扇,说着。“晴明……你……你要去见狐狸精吗……”博雅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说辞,只能十分直白地问着。“嗯……从某种角度来说……应该是这样吧……”晴明拉开门,“我出发了。”
“还有,博雅,看好大天狗,他八成会找鬼使黑一决高下,别让土御门被拆了。” “欸……嗯……”博雅慌忙答应道。
晴明去了后山。
博雅悄悄跟了过去。
晴明是徒步,一直到反应神经不太敏捷的博雅都觉得确实走到了很深很深的丛林了为止。
晴明开口了,嘴里抑扬顿挫地念着什么博雅听不出来,但是博雅听出来了自己右手边一段上坡路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很快从上坡路上走下来一个曼妙的女子,虽然是上坡路,她的步调却不紧不慢,轻盈的像是常年奔行于山林中的小兽。
好啊,晴明这个家伙你给我回家等着,果然是在外面有了狐狸精!——来自「源·实力护妻·博·吃醋狂魔·雅」。
想到这里,博雅一下子拎起带在身上的弓,准备开大。
“吾儿,有人。”
“我知道了,母亲大人。”晴明应道。
“博雅,别躲了,出来吧。”
晴明语气淡淡,“别吃醋了,那是我妈。”
反射弧有点长的博雅从隐身的地方走出来准备再给晴明的母亲大人葛叶一记诛邪箭。
欸,博雅,都说了那是我妈了,就别动手啦。”晴明换上微笑,在月光下一对月白的狐狸耳朵与毛蓬蓬的尾巴看到清清楚楚。
“你也下的去手吗,面对你的丈母娘。”葛叶也笑了,笑的和晴明如出一辙,是那种标准的狐狸笑容。
这下博雅终于明白了晴明那个笑容来自谁的遗传。
“唔……那个……这个……晴明,原来你妈真的是白狐啊……”博雅楞了半天,才挤出那么一句话。
“嗯,对啊。”
“那个……喝醉了的你明明说要去见那个那个……”耿直雅唰地红了脸,“狐狸精……”
“嗯哼,你不是知道吗,我的母亲是白狐啊。我说了,是从某种情况。”晴明的微笑带上了狡黠,“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
“不要拿我开玩笑啦,晴明。”
“好啦,我知道了。”
月光撒在晴明和葛叶的狐耳上,在晴明和葛叶的脸上印下光斑片片。
“初次见面,源博雅阁下。”葛叶的声音清丽又空灵,“我是晴明的母亲,叫我葛叶就好。”
“丈母娘好!”博雅忙不迭鞠躬,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羞有点脸红。
“啊啦,真是失礼呢,都没有给博雅阁下准备见面礼。”葛叶继续道,“要不……”
“要不,就把我的儿子送给你吧。”
“妈!”

今天的阴阳寮依旧平静祥和(壹)

[扫地工视角]
又名《阴阳寮的大家今天依旧在愉快地玩耍》
在所有式神的名字后面都加了个大人,可能会别扭的要死忽略就好。

今天的鬼使白大人依旧没有记起鬼使黑大人是他的哥哥。

今天的黑童子大人依旧沉默着或者发出奇怪的笑声。

今天的源博雅大人依旧认为小白是只狗。

今天的萤草大人依旧沉迷输出见死不救。

今天的姑获鸟大人依旧在到处飒飒飒飒照顾孩子。

今天的茨木童子大人又在吹捧他的挚友有多么帅气。(并且忽略了他的挚友曾经哭的像个三百斤的达摩)

今天的雪女大人房间依旧挤满了怕热的式神。

今天的大天狗大人房间依旧散落着无数的狗羽……以及妖狐的毛。

今天的帚神大人依旧因为要清理大天狗大人房间里的无数毛和下水道里堵住的茨木童子大人的头发而累晕过去了。

今天的雷麒麟大人(难道不该吐槽一下扫地工管的太宽了吗喂)和八岐大蛇大人依旧被晴明大人打了个遍。

今天的黑晴明大人依旧沉迷上房顶无法自拔。

今天的黑晴明大人依旧没有考虑过卸妆。

今天的大天狗大人依旧和黑晴明大人依旧沉迷搞事无法自拔。

今天的晴明大人依旧在嫌弃博雅大人不好好穿衣服。

今天的晴明大人依旧忽略了手都要被扇子拍肿的事实尬着扇。

今天的扫地工依旧帅气。

有什么更好的脑洞欢迎补充我们评论见(。’▽’。)♡

「双晴明」今天白晴明大人和黑晴明大人依旧在口是心非地互相嫌弃

[新人新文] [双晴向] [欧欧西注意] [小纸人视角] [攻受不定]
至今在博晴和黑白晴两大CP之间摇摆不定,求站黑白晴明的各位给我喂喂安利……
安利CP的我们评论见(笔芯)
——————————————————————————————————
「关于眼影」
啊,今天的两位阿爸也在互相嫌弃呢。
嫌弃的开端是因为晴明大人问了黑晴明大人关于他的清(鬼)新(畜)的眼影的问题。
“呐,黑晴明,你的妆是不是要化几个小时啊,这一坨整天糊在脸上可是会毁容的哦,要不……”从晴明大人的脸上可以看到一点点不怀好意的微笑意味,“呐,要不我给你卸了。”
这边喝茶吃点心的黑晴明大人光速撑起一个言灵·守:“你自己那个娘炮红眼影还好意思说我?难道你不应该怀疑一下自己的性别真的是男吗?”
显然那句“娘炮红眼影”惹怒了晴明大人,他往黑晴明大人的结界上甩了一个基础术式碎掉结界,并且开口道:“啊啦,难道你在脸上涂的是油漆?” “不是油漆谢谢关心。”黑晴明大人同样开始斗嘴,“难道你默认了自己是女生吗?”
最终以晴明大人甩过去一个言灵·缚并且顺势压到黑晴明大人身上来了一句“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女生,试试不就知道了吗?”作为结束。
为什么本扫地工闻出了什么奇怪♂的气息。
啊呀,今晚要带上耳塞了呢。

「关于着装」
啊,今天的两位阿爸也在互相嫌弃呢。
“安倍晴明你不要太过分!”从更衣室里传出了晴明大人的怒吼然后一件紫黑色的狩衣被扔了出来,“大白天的你想干吗?!” “别忘了你也叫安倍晴明。”黑晴明大人回应道,“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你不知道被扔出去的衣服会被小纸人洗掉吗?”
穿戴完毕的晴明大人向只穿了一件单衣就跑出去找衣服的黑晴明大人微微眯眼慢悠悠地说,“你不会只带了一件衣服就到我的庭院里来了吧。”
正如晴明大人所说。
嘛,八成又是黑晴明大人又对晴明大人做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报复欲太强是不好的呦,晴明大人。
最终晴明大人还是没忍心要黑晴明大人只穿一件单衣就出来走(搞)动(事),忽(强)悠(迫)黑晴明大人换了一件晴明大人的蓝色狩衣。
“WOC晴明我才不要穿你的衣服!”
“别呀黑晴明,基佬紫的狩衣有什么好看的。”
“我还没嫌弃你的胖次蓝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蓝色和紫黑色的基础术式在空中碰撞出尖锐的声响,接着又传来了言灵·缚召唤出来的锁链声响。
啊,晴明大人要我帮他准备一打的卸妆水呢。
本扫地工已经预料到了结局。
明天应该可以收割到一个腰疼的晴明大人。

END.

「阴阳师」亲亲抱抱举高高

[博晴向] [欧欧西注意] [新人新文]
至今没有决定好站博晴还是黑白晴,想要安利我CP的我们评论见(笔芯)
废话到此结束。
——————————————————————————————————
这是阴阳寮的一次联谊会,联谊会的主题是欢迎我们的博雅SAMA练功归来为他接风洗尘什么的。
这边博雅和晴明肩并肩坐在贵宾席上看着台上的式神表演着一个又一个的节目,一边吃着手边小纸人预备下来的点心。
“这群家伙,能弄出什么花样来。”博雅将手里的大弓放下,翻起节目单——
酒吞上台表演喝酒。
茨木上台表演赞扬挚友酒吞。
萤草和觉一起上台表演用狼牙棒打棒球和用皮肤自带的枫叶打乒乓球。
大天狗上台表演吹笛子(和掉毛)
姑获鸟上台表演带孩子外加飒飒飒飒。
可以,没毛病。
“晴明,你的那群崽子可能会把你的土御门大宅拆了也说不定。”博雅暗自向晴明感叹着。
“HOLAHOLA SHOUTU!”台上的兔子妹妹一声大喊,揪着蛙先生头上的花,差点没让蛙先生吃痛一下跺穿舞台的木地板。
于是台上的樱花妖和红叶开始尬(划去)舞,山兔做伴舞,配乐交给了妖琴师和万年竹,舞台效果由穿着绿色秋裤划掉)的凤凰火和雪女共用承制。
在冰火交融,枫叶和樱花瓣漫天飞舞顺便带上已经被山兔到处游荡跺出的几十个窟窿下式神表演全部结束。
“啊,接下来,是联欢会式神筹划的一个秘密活动,邀请了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共同参加,请二位上台——”主持人萤草手抓大草球拿着话筒说道。
“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博雅也累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好不好?”晴明努力忍住马上就要出现的十字路口,拍着扇子温文尔雅地问着,“这样不好,晴明大人。”草爸爸一边报以一个微笑并且不动声色的把草杆子捏断了,草球哐地一声直接砸穿了舞台。
不约,草爸爸我们不约。
“请两位大人站到舞台上,这是一个装满了签纸的盒子,抽出哪一张,就做哪一张上面要求的动作。”草总一边说着一边徒手把重达三百吨的草球又提了起来,笑眯眯地释放杀气。
都说了草总我们不约。
“呐,博雅,你去抽吧。我最近手气不好全是R卡,这群崽子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万一出来什么奇怪的东西就麻烦了。” “啊,哦好。”
在台下一大群式神的注视下博雅抽出了一张蓝色的纸片,展开——
亲亲抱抱举高高。
亲亲。
抱抱。
举高高。
“那么,请开始吧。”萤草继续笑眯眯,“遵守游戏规则谢谢。两位大人。”
“呐,博雅,你也知道这群崽子有多可怕了吧。” “你辛苦了晴明。”博雅摇摇头。
迫于萤草的暴力(划掉)镇压,晴明往博雅那里抛去一个眼色,博雅会意,轻轻凑近晴明,在他的右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博雅红着脸转过头去不看底下那一片式神的脸,集中视线在晴明身上。
“……!”这边晴明脸红回头无意对上了草总满是杀气的眼神 手里一根新的草杆子又要被掐断了:“为什么不亲嘴。”
可怕可怕。
晴明下意识反手抱住博雅并且把他往后拉了一点。
“抱抱——”萤草终于还是掐断了草杆子又制造出一个窟窿:“赶紧。老娘赶时间。”
可以,这很萤草。
“现在不是抱着吗。”博雅皱起眉,象征性反抱了一下晴明。
“举高高呢——”这次没等萤草开口台下的式神就闹开了。
WOC我可能养了一群假崽子。
“但是晴明怎么说也有好重了吧……”博雅推辞道。“愿赌服输两位大人。”萤草的眼神已经可以点燃整个寮了,“再重也要抱。”
“……晴明,我要抱了。” “……嗯……”
晴明感到身侧博雅的手臂抓住了自己,便悄悄地踮起脚尖要博雅抱的轻松一点。
博雅不愧是习武之人,只稍稍用力便抱起了晴明。
晴明红着脸闭上眼睛,心里默默思量着要把底下这群假崽子该喂的喂了该返魂的返魂了一个不留。——估计博雅此刻的心情也是什么“谁看谁倒霉,诛邪箭起步最高多重矢死刑”吧。
长达三十秒的举高高终于结束,台下一片欢呼yoooooooo。
草总的表情终于和善了那么一点。































桃花妖偷偷收起了对准博晴的摄像机。
并且顺手把录像传给了寮里每一个人。
                                                                                             END.